白瓷

喜欢温柔的人
杂食,铠约一生推

约定

1.


今早的风没由来的冷急,然而煞有介事的人是不会在意这些的


天蒙蒙亮的时候,告示栏下已聚集了许多人——今天是告示换新的日子。


说直白点,不过是贴上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以及一些悬赏令罢了,而公众关注的自然是后者。


铠也到了。他坐在了人群的旁边,将一只碗放在自己面前后,眯起眼小憩片刻。


在一个穿着黑斗篷的人扯下一张悬赏令后,人群忽然喧闹了起来。


“百里守约的悬赏被人接了!”


“那百里守约都悬赏多久了,去的人哪一个有好果子吃?”那人冷笑一声,“又是一个亡命之徒。”


“……”


后面的铠没有再听下去,他在意的是那接悬赏的人。


因为风的缘故,他伸手紧紧拉着斗篷,以防它被掀开,那是独属于少年人的手。


铠便笑。


也许是被盯的发麻,那少年明明已经走过了铠,又退了回来。他在铠面前站了好一会儿,毫无预兆的向铠伸出了手。


“不如……我带你去吃东西吧?”


多年以后的铠想到这一幕仍会不禁失笑。




2.


看着铠吃了第四碗饭时,守约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且先不说现在自己现在正在被悬赏,看对面那人的阵仗,守约已经开始为自己能不能付起饭钱担忧了。


守约忽然站了起来,他悄悄攥紧了怀里的那块木牌,“请问现在距离巡卫来还有多久?”


“快了,一会便……”


“抱歉。”守约打断铠的话,他径直走向门口,“钱我已经付过了,只要你少吃点就没问题……”


“等等!”铠下意识的拽了下守约的斗篷,在听到布料撕碎的声音后,铠意识到自己闯祸了。


铠低头看看被自己扯在手上的斗篷,又抬头看看守约。他先是有些错愕的看着自己,紧接着是羞恼,脸红红的。


等等!这脸……仿佛在哪里见过?


“百里守约!”一声大叫打断了铠的思绪。


“杀人了!”


“快逃!”


原本热闹的酒楼瞬间没了人影。


“这下巡卫想不来都不行了。”守约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扶了扶额。忽见铠还呆呆的愣在原地,手里还攥着自己的斗篷。


“你还愣着干什么?如果想活命那就快跑。”


铠点了点头,拔腿就跑。


“不是往我这边跑!”




3.


事实证明守约并不会打架,也不是什么杀人魔。


消息这种东西,真是越传越不可信,越传越离谱。外加群众天生自带的美颜特效,守约便成了无情冷血的大魔头形象。


但是,你见过哪个冷血无情的大魔头被一只鸭子追的到处乱串的?反正铠是没见过。


事情还得从今天中午说起。


不得不承认,守约的逃跑技能点是满的。在铠跑向守约后,两人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直到巡卫的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酒楼,守约才反应过来,拉着铠就是一阵狂奔……铠真切的感受到了死神的镰刀掠过脖子的滋味。


两人跑了很久才勉强甩开巡卫,看着铠逐渐自闭,守约忽然提议要给他抓一只鸭子烤着吃。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于是便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看着守约的秦王绕柱的螺旋走位以及鸭子的穷追不舍……


铠忽然喉咙一痒:“爱的魔力转圈圈~”


……


铠:对不起我没忍住




4.


因为上次的事件,全城加强了戒备,在街上的人必须露三分之二的脸之类的规律相继立了起来。


两人没办法,只好风餐露宿,于是铠光荣的生了病。


迷迷糊糊间,铠见到守约收拾好行李离开了。


果然,本性难移。


下次见面,我一定……


……


“下次见面,我一定……”


“铠哥?”有人轻唤了一声,“一定什么?”


“一定……杀了你!”


铠忽然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天花板以及昔日战友惨白的脸——这是自己的房间。


“我怎么在这?”


“铠哥你吓死人了!”好一会儿那人才缓过气来,“是百里守约送你来的,他说我们治好你就去自首……”


“当时闹的挺大。我们出来看了看,你当时发着高烧,当时大家都担心的不行,生怕烧坏了脑子。”


“不过百里守约倒是挺讲信用的,见你被医治了,便真的自首了。”


“当时老大派你刺杀百里守约结果你好长时间没个动静,还和人家跑了,大家还以为你要叛变了呢!结果没想到……铠哥你真行!”


“铠哥?”


“你说话啊……?”


……




5.


有时群众才是最冷血无情的杀手。


当他们要求赐予百里守约绞刑的时候,铠只觉得一阵恶寒。


但他还是去了,以劝百里守约归降有功的名义。


茫茫人海中,百里守约一眼就看到了铠,心如刀绞,嘴角却忍不住上扬。


铠上了台,他看着百里守约,仍不住扯了扯他的脸,软软的。


“我这里有一个传送卷轴,”铠将绳索割断,“杀手,铠,乐意为您效劳。”


守约张了张嘴,无尽的黑暗猛的涌了上来,世界都寂静了。


……


……




6.


“守约?”花木兰有些担忧,“见你气色不太好,没事吧?”


思绪被打断,百里守约这才回过神来。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将一束白花放在了墓碑前,摇了摇头。


“不过想起了一个故人。”


“虽然打扰你不太礼貌……”


“无妨,我们回去吧。”守约见队长有些为难的表情,安慰着笑了笑。


今天小队加入了新成员,于情于理,他们都得回去。




7.


在队长介绍完之后,守约伸出了手。


“百里守约。”


对面那人有些不屑的一笑,握上了守约的手。


“铠。”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8.


「番外」


“守约,我有东西给你。”


“什么?”


“啾♥”




9.


今天的长城也很和平♥

刺客

百里玄策身为刺客的原则是:不动朋友与挚爱



1.


眼前的男人仍在喋喋不休。


环顾四周后,玄策再一次将视线放在了手中的照片上。


照片中的他和平时没不同,简单的白衬衫,他脸上温暖阳光的笑容和他背后大片大片的花海一样养眼。坦白点说,玄策很喜欢。


玄策拿拇指抚过那张笑脸,叫出了他的名字。


“百里守约。”


“对对!”面前的男人堆起了笑容,那脸上的肉全部挤在了一起,让他看起来尖酸又刻薄。


“你替我杀了他。”


“你知道的,他是我哥哥。”玄策笑了笑,把照片推了回去,“何况,我讨厌别人监视我。”


“所以呢?


玄策皱眉,眯了眯眼,刺客的本能令他死死盯着对方那拐进大衣口袋的手。


“所以——”玄策有些刻意的拉长了语调,只见他藏在口袋中的手划了一个弧度,瞳孔猛缩。连忙踢了一脚桌子,借着反力让自己避开飞来的子弹,飞速的从腰间抽出手枪指着他,红色的眸中覆上了一层寒冰。“要加钱。”


“加多少?”他晃了晃手上的支票。


玄策这才看清他手上那东西并不是枪,便舒了眉,笑道,“二十万是定金,事成之后,你要再给我五十万。”


“呵……”


“成交。”




2.


玄策从药铺里出来时,已经傍晚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空气中弥漫花的清香——对面是一家花店


……


如果非要讲个所以然来,玄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买这些花,它们又白又小。不如说,这些花和那张照片里的一模一样。


“我想守约还不会饥渴到对弟弟下手。”脑海中忽然想起铠的嘲笑声。


“疯子!”玄策有些气恼的低声咒骂了自己一句,将花扔在了地上。


于是那晚的路人看到一个少年愤愤的将花扔在了地上。约莫十分钟后,少年再次出现,将花又捡了回去……




3.


按着以往的习惯,玄策从窗子翻进房间。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房间的灯被人打开了。


“回来了。”百里守约斜靠在门边,他没有笑,只是用一种极其复杂的神情看着自己的弟弟。


“哥。”玄策拿出了一张纸,上面是这些月来队里的开支,“我今天弄好这个东西了。”


“你今天去哪了?”


“上月,队里总支出是……”


“我现在不想听这个,我想知道你今天你去哪了?”守约微微皱起了眉头,有些责怪。


“队内最高支出是……”


“百里玄策!”百里守约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生气,他颤抖着从口袋摸出一样东西。东西掉在地上,传出了百里玄策的声音。


……


“你知道的,他是我哥哥……”


……


“所以,要加钱……”


……


“事成之后,你要再给我五十万……”


……




4.


“哥哥,我真失望。”玄策低下了头,头发垂落下来遮住了他的神色,迷离不清,“我讨厌别人监视我。”


时间凝固在这一刻,只有玄策与另一个男人对话的声音还在聒噪的响着。


“哥哥,”玄策把头埋在了守约的怀里,“你们都知道的,队里现在需要很大的开支。”


小伙子气旺,玄策的身子暖暖的,守约抱着玄策的手不禁紧了紧。但玄策接下来的话,却让守约一阵恶寒。


“所以只是死一个人而已,还请你不要太伤心。”


……


守约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关门依旧很轻,尽管自己的心里已经乱成了一团——他从不会让别人觉察,给别人添乱。


窗帘剩了一条缝,月光照了进来,将玄策切割成了两半。


“哥哥,只是死一个人而已。”


玄策往被子里缩了缩,他不自觉地抱紧了自己。他感觉到自己的指甲掐进了肉里,他感觉到自己全身都在发抖。但是男子汉不能哭。


队里确实开支很大,但其实——“二十万已经足够了。”玄策自语着。




5.


在那之后,百里守约开始很少对百里玄策说话,两人即使见面了,也只是点点头。


旁观者清。木兰眼见守约眼底的失落越来越重,便说:“今天你们兄弟两一组。”


……


玄策正在有一下每一下的踢着石子,他望着前面百里守约的身影,手探向了腰间的手枪。


“哥,我要是做了错事,你会原谅我吗?”


前面的人影顿了顿。


“……会。”


“那你还会喜欢我吗?”


“……会。”


守约回答的时候声音一直在颤抖,他听到了玄策的一声轻笑以及子弹上膛的声音。


“那么,哥哥晚安……”


玄策看着守约右肩那小红点慢慢的扩大,染红了旁边的花草。玄策抚平了守约紧皱的眉头,仿佛这样便可以减轻守约的痛苦。




6.


木兰一行人赶到时,玄策抱着守约,小小的身体不断发抖。


“我要杀了他,他会遭报应的……”那天直到睡时,玄策仍在不断重复和那时相同的话。


右肩受伤本是轻伤,守约却昏迷不醒。


叫了医生,然而他却只是摇头。


“玄策啊……”


木兰叹了口气,转身向大厅里的大家摇了摇头。


所有人都知道,在左肩相似的位置,守约也曾中过一枪。当那把枪对准玄策的时候,守约毫不犹豫的挡在了玄策面前……




第二天,玄策早早就出门了,如果不是眼角仍是红的,很难让人相信昨天的事件是真实发生的。


“玄策,你去哪?”正晨练的木兰问道。


玄策心情很好,他抖了抖耳朵,道:“开荤。”


“什么?”木兰张了张嘴,还想问些什么,但是玄策并不打算给她这个机会。


“队长,就让我任性一回吧……”




7.


玄策到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到了。


“百里玄策果然名不虚传,连自己的亲哥哥都下的去手。”那个男人笑了笑,“啧啧,还用了毒。”


“你跟踪我。”


“放松点。”那个男人走上了楼梯,“我相信我们可以愉快的继续合作。”


不置可否。


“现在请上来吧,”那个男人喊道,“老规矩,上交你的枪。上次……这次请连腰间的枪也一起上交。”


玄策将枪扔在了地上,上了楼。


二楼的布局和一楼并无什么不同,只是少了那么多的眼线,让玄策觉得舒适了许多。便闭了眼,吐出了一口浊气。


“喂,我说。”玄策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扯了扯飞镰上的锁链,“我哥其实是假死哦。”


玄策始终觉得,飞镰穿过心脏的声音永远比枪要悦耳的多。


“谁告诉你我的武器是枪的?又是谁告诉你我喂的是毒药?”玄策一脚踩在了那个男人肥胖肮脏的手上,“我最讨厌别人监视我。”


耳边嘈杂的声音越来越来,而飞镰也因为嗜了血,闪着银光。


混乱中,玄策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




8.


玄策不记得后面发生了什么。


自己杀的太起劲,口袋里的花似乎被谁的染红了。胸口的伤似乎一直在流血,可是察觉不到痛了。


恍惚间似乎回到了从前,哥哥讲完睡前故事后,悄悄退了出去,他的关门声总是很轻。


“玄策晚安。”








“哥哥晚安。”

天才

1.


“嘿,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百里……玄策。”我看着那个站在所有孩子前面的人,他嘴里叼着一根草,肩上是一根发黑的棍子,隐约可以看出从前淡黄的颜色。


“哈?太小声了!听不见!”


我听着他嚷道,那被人扛在肩上的棍子忽然就劈头盖脸的打了下来。


此时周围已有许多人,他们忽然就哄笑起来。


“那就是守约的弟弟。”一个人说。


“哎呀!”一个妇女惊呼了一声,“那个天才的弟弟?他?”


……


人们说话的声越来越大,那些笑的、骂的、看戏的声音都听不见了,连最初的那几个肇事者的声音也和其他声音混杂在一起,消失不见了。




2.


他们口中的天才就是百里守约,我的亲哥哥。


从小所有人都喜欢他。


他总是穿着一件白衬衫,那大一码的白衬衫松垮垮的,穿在他身上却很好看。


他学什么都很快。有一次我们寄居在一个以卖手工艺品为生的人家里,作为条件,哥哥负责日常起居,而我和他学习工艺,帮他做手工。


有一次他提早完成了工作,便来看我的工作情况。


“你这根绳子穿的不对,应该这一根下面而不是上面。”


我看了看我手中几乎乱成一团的绳子,真想把这些东西一股脑的扔在他头上。




3.


之后我们又换了好多地方,但是我都记不清楚了。


反正他们只喜欢我哥,不喜欢我。


我这样想着,一块石头砸在我的头上,接着又是一脚……我只觉得我的小腹一阵剧痛。


我不记得哥哥是怎么来的了,但是此刻他抱着我,人群已经散了。


安静下来,我才闻到我身上的浓浓的血腥味。我身体的每一处都在发疼,这样的日子我已经受够了!可是哥哥他不明白。


我忽然厌恶起来。


他是天才,而我是蠢才……


我忍着痛坐了起来。


我看着他的脸,抬手打了他一巴掌。


“啪!”




4.


他说“等我回来”,可是他再也没有回来。


我一直等,等到这个镇里的人几乎被人杀光,等到人们的血渗进了我的鞋子里,等到遇见了以后的师父,他都没有回来。


他是百里失约,我说。


他可能死了,师父说。


于是我和师父走了,在这期间,我学会了飞镰。


本以为不会再见面了,可是师父忽然把我交托给了长城守卫军。


那天我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看到他站在我面前,眼里是一些我看不懂的情绪。


他抬手理了理我的头发和衣服,接着取下围巾裹在我的脖子上


“玄策,我们回家。”




5.


好景不长,在一次战斗中我失去了意识,也就是从那时起,我的记忆变的很混乱。只记得醒来后,大家都变了。


哥哥、木兰姐、凯还有大叔……


我无法摸到他们,也无法和他们搭话。


后来听人说,那次战斗损失惨重,我想我是唯一的幸存者。


值得庆幸的是我仍能看到他们,看到曾经的他们在这间屋子里所做的一切。


我看见哥哥在厨房做菜,他围着围裙,把袖子挽的高高的。于是我开始和他学做菜,有时候我的手会穿过了他的身体。


我仍保持着吃饭的习惯,但我几乎没什么胃口,我从不感到饿,一段时间后我索性不再吃一口饭。


每天吃饭前,哥哥将一碗饭放在我的位子上,饭后,他又把原封未动的饭拿走。


偶尔哥哥会做噩梦,他会在睡觉时喊着的名字,偶尔他会惊醒,然后泣不成声。我从没有见他哭过,他从不在任何人面前哭,他什么麻烦都不肯告诉我。


月圆的时候,能量最旺,那么人与鬼,或许是可以相触的。于是我借着机会,偷偷亲了他的唇,他的唇软软的,凉凉的。




6.


一年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有一天我看到大家站在一张桌子前做些什么。


我穿过他们来到最前面,我看到桌上放着许多我爱吃的菜以及一些水果。菜刚做好,热气纠缠在一起,缓缓上升,又消失不见。


菜和水果的中间是一张黑白的照片,我将头凑过去,打算看清楚上面的人是谁。


“玄策。”


“哥哥?”我转身看着跪在地上的哥哥,“你看到我了?”


可是他没有回答我,只是看着桌子。


我顺着他的目光回头,桌上本遮着照片的水果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移开了。


这次我看清了——照片中长的和我一模一样的那个男孩,对着镜头笑的正欢。


我看见窗外,云层淹没了夕阳


我看见他眼中的光,尽熄


……


我哥是个天才,而我是个蠢才。我说

一只洛基

他是天使!!!!

园丁de成长日记

(无厘头小日常+剧情流,园丁小姐真是世界的天使)
1.
在园丁还只有五岁的时候,厂长抱着她去外面倒垃圾
顺手把园丁丢进了垃圾桶后又拎着垃圾一个人荡了回来

厂长:不知道为什么自艾玛五岁之后就不和我出去玩了

2.
园丁七岁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大哥哥,他为人有些痞子气
但园丁觉得他是个好人

3.
听说女儿有了追求者,厂长真是操碎了心
为了防止女儿被纠缠,厂长特地请来了当地有名的教练来教园丁防身术
直到有一天,偶尔恶作剧想吓吓园丁的厂长却被一个过肩摔扔到了地上
厂长:再见

4.
那一天家里很热闹,来的是父亲的新朋友,是一位穿着笔挺的西装,头发梳得发亮的年轻叔叔
他总是偷偷带着鲜花来送给母亲
拍纪念照的时候,律师站在最左边,自己站在最右边,身边是父亲,她没有拉着母亲的手
拍完照后,他们两个喝了许多酒,从工作上的事一直聊到厂长在园丁刚出生的那天栽了一颗桃树

5.
纪念照洗出来了,却不小心沾了火,唯独烧掉了厂长的那一块
母亲说那是怪事,叫园丁把照片丢掉,园丁偷偷把它留了下来

6.
生日宴会,所有人都来了,那位大哥哥也在,虽然厂长并没有给他好脸色看
他送的礼物是一个手电筒
而厂长送的礼物是一个有些老旧的瓷碗
当厂长一脸讨好的把碗递到园丁面前时,园丁愣了一会,然后朝里面盛了一瓢饭

7.
母亲和律师走了,他们带走了很多东西
其实我早就知道,一个月前她来向我告别,我没有睡着
父亲说,瓷碗被碰碎了

8.
父亲开始把东西一样样拿出去卖了,那个大哥哥要带我走,被父亲打了出去
父亲开始酗酒了,后院的花因为没人照料快要死了
我决定开始学习园艺,我打算照顾好那颗桃树

9.
火光从父亲的身上一直冲上了很高的地方,世界被隔离了
大家只说他是疯子,没有人上来帮忙
父亲倒在地上,他还认识自己
“爸爸……”

……

后院的桃花开了……

护短

1.
“砰。”
“队长,”守约抬起头,对前面喊道“我们该撤了,他们援兵来了。”
花木兰执剑击退眼前的敌人,“撤!”
而敌人面对长城军的撤退,也不追,单是嘲讽道“长城守卫军的队长,看样子不行啊……”
“是啊是啊”有人接着附和
落在后面掩护小队撤退的守约一愣
“砰”敌人应声倒下
……
“别再让我听到了”
“闲言碎语”

2.
“狄大人,以上,就是上月的总结资料。”李元芳将资料放在桌上,慢慢朝门外挪去“狄大人,没什么事的话,元芳先走了。”
“等等”
“哇啊!”元芳显然收了惊吓,两只耳朵抖了抖“还,还有什么事吗……”
“算了,没……”
“hey,狄原谅。我来看你了”
“李白,请你从我办公桌上下来”狄仁杰收起资料,“以及,上次你去偷酒的帐也是时候算一算了”
“那——”李白身影一闪,挡在了李元芳的面前“去你办公室偷工资这帐,某些人明知却……”
一枚金牌毫无预兆的砸在脚边
“闭嘴”

3.
小乔因为别人的技能变小了,连带着变小的还有心智以及记忆
周瑜很苦恼,但大乔不这么觉得,一想到当小乔拽着周瑜袖子喊他叔叔时周瑜的表情,大乔就常笑出声
嘛,笑一笑,十年少!
当小乔翻出了家里周瑜藏匿已久的黑历史照片时,周瑜彻底不淡定了
照片上拿着第二名的周瑜正一脸幽怨的看着镜头。
“哇,这个第一名小哥哥好漂亮!”
“哼!”周瑜有些不悦,试图夺回照片“你是说第二名的人很丑吗”
“他才不丑呢!”小乔涨红了脸,紧紧护住自己怀里的照片“他,他是我的童养夫!”
“扑哧……”

长城守卫军的光棍节

1.
“我,玄策,铠你快起床。”
铠强忍着起床气,嚷道,“咋了咋了?”
“今天可是11.11,你们单身狗的节日。”
“你不也……”
“我有哥哥你没有,这就是……”
……
淦……

2.
“木兰姐绝食了吗?怎么不来吃早饭。”铠看了看花木兰的空位,以及位子前的早餐“那我就不客气了。”
“队长她很早就出去了,和兰陵王。”苏烈抿了一口茶,脸有些微微发红,“队长为了让自己过一个愉快的晚上,还让我给她放了些特殊的东西。”
另一边,和兰陵王吃完饭后的木兰,想摸个钱包,却摸出了盒避孕套
木兰:@!#$%^&*……

3.
“我早就知道她不是什么正经队长,一过节就和男人跑……”铠大叫
“队长说回来的时候会给铠你带饭……”守约忽然补充道
“其实,仔细一想,队长人还是蛮好的吼。是吧玄策?”
玄策“切!”

4.
“守约你拿着刀要去哪?”苏烈有些差异的看着举着刀的百里守约
“听说铠又和玄策打起来了。”守约扶了扶额,颇为无奈
“手下留情啊守约!”苏烈忽然挡住门口,“虽然铠他是有点飘,但好歹队友一场,你不至于杀人灭口吧!”
“我只是想切点水果给他们,饿了可以吃……”
“亲哥?”
“当然。”

5.
(十分钟后)
“守约你怎么看?”苏烈往嘴里送了一块苹果
“我猜玄策赢。”
“我也是。”

铠:???

6.
而另一边,兰陵王则带木兰去看了电影
为了让木兰能主动投怀送抱,兰陵王特意挑了一部恐怖片
后两人因投影仪被木兰一剑捅爆而被赶了出来

7.
今天的长城比以往都要和平

队友是个外国人,怎么办,在线等,急

(铠刚加入长城守卫军的日常,语言沟通障碍日常)
(非常短小的日常)
1.
我叫铠,是一个流亡到此的人。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正在被世界上最恐怖的人拿着重剑追杀。
没什么原因,就是一时好奇为什么队长的胸肌那么大……

2.
“哎……”守约叹了口气,帮铠细细包扎。“你也别讨厌队长,她人还是很好的。”

晚饭时,木兰把面前的骨头汤递给铠“多吃点,跑那么慢,也不知道当初我为什么收你。”
铠点点头,把面前的猪脑递给木兰,并做了个扒饭的动作“吃……吃啥补啥。”
据说这次铠躺了一个月才恢复

3.
“苏烈。”铠用着撇脚的中文问道“奶子……嗯,意思,什么?”
苏烈脸一红,秉着不能带坏别人原则,告诉铠
“就是头颅的意思。”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于是在后来的某一天,铠和守约一小队被敌人偷袭的时候
铠:“想看我是怎么一刀套爆他们奶子的吗?”
守约:“谢谢,不想。”

4.
今天的铠也在努力学习中文。

王者学院

1.
王者学院是峡谷里最具威名的学校。
“才不是因为这是峡谷里只有这所学校的缘故!”面对李元芳的话筒,校长老夫子是这么说的。
在学院成立之初,老夫子便请了庄周,刘邦,韩信,张良,诸葛亮和赵云担任教学工作。
原本六人是拒绝的,后脑勺挨了一棍后,醒来就在这里了……

2.
庄周是这里的教导主任,一般都在办公室睡大觉。只要不是地震之类的大事,基本醒不了。
据说其拥有美梦成真的本领,总是被韩信逼着做关于有一万条烤鲲之类奇奇怪怪的梦。
刘邦和韩信分别是化学和物理老师,曾经炸学校未遂,害的张良和他们一起扣了一年的工资拿来修学校。
张良是语文兼历史老师,今天也在努力克制打死刘邦和韩信的冲动。
诸葛亮,数学老师,日常被人拉着去算命。
赵云,体育老师兼保安。平常没有课上,窝在办公室打王者荣耀和替人收快递。

3.
“开小灶真幸福!”刘邦和韩信一本满足的看着碗里冒热气的面条,迫不及待的吃了一口。
“好淡,雏儿你放盐了吗?”刘邦皱了皱眉,看向韩信
“没有,没盐了……”
“这样啊……”刘邦失落的低下了头,忽然大叫一声“我有办法了!”
说着转身离开,再来时带了些瓶瓶罐罐,一股脑的往面里倒。
“君主这是什么?”
“氢氧化钠和稀盐酸,你懂我的意思吧?”
……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张良这个月的工资也拿去交了医疗费。

4.
“大家早!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赵云,是新来体育老师。”
“早安,我叫张良,语文兼历史老师。”张良抬头,笑着问好
“安,我叫诸葛亮,数学老师。”诸葛亮抬头看了眼赵云,又匆匆低下头去。
“哦你就是葛亮先生啊,刚刚有你的快递来着。”赵云笑着把东西放在诸葛亮的办公桌上
诸葛亮再次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赵云,内心却有一万句mmp要说
你才葛亮,你全家都葛亮。

5.
“啊——”诸葛亮一如既往的在全班同学的哀嚎中进入教室。
“体育老师今天生病了。”诸葛亮推了推眼镜,“所以这节是数学……”
话还没说完,赵云忽然推门而入。
转头看见站在讲台上的诸葛亮后,不知所措的挠挠头
“我今天……又生病了啊?”

6.
赵云有气无力的趴在办公桌上,“啊,好饿啊。中午吃什么?”
“这才第二节课……”诸葛亮捧着数学书,把手中的钥匙丢给赵云“我抽屉的钥匙,里面有面包。”
“不管饱,真的。”
看着赵云真诚的眼神,诸葛亮选择无视他去上课
“大家看这道题。”
谁知赵云一路跟了过来,讲到一半的诸葛亮一脸懵逼的看贴在窗上的脸
“中—午—吃—什—么?”赵云用口型问道
诸葛亮依旧采取不理睬的策略,脑海里却不断重复着赵云的问题。
“让我们来看下一道菜。”
……
淦……

7.
智商太低会传染

枪与镰

[枪]
天气依旧闷热的紧,在小队成员都在吃着西瓜吹着空调的时候,守约却因为大家想要吃肉而不得不外出狩猎。
啪嗒……汗顺着脸颊流下,滴在地上。
一只兔子冒冒失失的闯进百里守约的狙击范围内,又冒冒失失的离开。百里守约却迟迟没有开枪。
“守约你变了!我的兔子肉!”耳边忽然响起熟悉的声音,紧接着便看到铠满地打滚懊恼的样子。守约则选择性失明。
“话说守约你的武器为什么是枪呢?”
“为了守护一个重要的人……”百里守约看着远方,脸上出现鲜有的悲伤。

“没有了想要守护的人,枪就成了无用的玩具。”

[镰]
百里玄策看着远处窜逃的猎物,扔出飞镰……
“准头不行啊……以后可别说我是你师父。”兰陵王摇摇头,看着一脸失落的百里玄策。踌躇了一会,还是伸手揉了揉玄策的脑袋以示安慰。
“我早就说过,飞镰很难练,你就是不听……不如你试试其他的?”
“不!飞镰,一定要飞镰。”玄策握紧了拳头“只有飞镰,才能把他留在我的身边。”

“这一次我不会让你走了,哥哥。”